創辦人的話

  民國六十六年(1977),我二十八歲,創辦慈心托兒所,欣然以幼教工作者自居。隱約意識到自己全力以赴的直覺,這直覺有別於一般良知或對理想教育的反射。在不犯大錯的原則下,小學老師是一輩子不進修也絕不會丟失的鐵飯碗。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與計畫,但不知為何,內在不斷地翻攪著角色定義(小學老師/幼教老師),遠方似乎有夢想,內在有著翻攪,生活有著掙扎,孩子的喜怒哀樂深深牽繫我的感知。是一種使命感嗎?不敢確定。只告訴自己用真心面對它、檢視它、挑戰它。

  現今幼兒教育專業領域發展,在台灣早已蔚為現場不容忽視的影響力。回顧國民政府遷台(1949)迄今已過半個世紀,民國六十年代左右是台灣幼童出生率的高峰期,當時台灣正面臨經濟起飛,政府積極推動國家基礎建設,農業朝向經濟作物發展,家家戶戶「客廳即工廠」投入輕工業發展。當民間社會對幼兒教育的意識與需求逐漸醞釀擴散的同時,政府鼓勵民間辦理幼兒教育,因此私立幼稚園、托兒所倍數地增加。民國六十二年(1973)通過兒童福利法,民國七十年(1981)完成幼稚園教育法之立法程序,民國七十二年(1983)起兩年制幼稚教育師資科正式開辦,民國八十三年(1994)通過師資培育法,各師院及其幼保科陸陸續續改立為幼兒保育學系,幼兒教育相關學系及研究所遽增。台灣的幼教發展因為民間幼教團體戳力於政策推動,因而紮實成長:1999年代「為幼兒而走」運動,我參與其中,促成幼教券政策的全面實施,2000年亦持續發展修訂法規的改造運動。 三、四十年前,幼兒園教室內的學習,猶如小學翻版。當時的幼稚園、托兒所、甚至小學,通常不論孩子的興趣和需要,僅一味地關注、要求孩子具備超齡的智能表現。幼教課程幾乎與國中小,甚至高中一樣的學習模式,幼小孩子在教室內姿態一致、正經八百地排排坐,接受老師的各種智能訓練,這類的錯誤觀念瀰漫台灣社會。因此,我期望能推動符合孩子身心發展的專業幼教制度,經由與各國、各地的幼教工作者所組成的組織相互連結討論,也包含與公部門決策單位的互動,共同制定策略,持續發表立場聲明,舉辦公聽會等等計畫和活動,其目的之一是為了方便幼教機構在尋求認證時有依循的方針,而讓認證的標準符合孩子身心發展的需求。

  民國六十六年(1977)創辦慈心托兒所開始,不斷在探索教學的方向,試圖尋求適合我們自身環境的教學模式和穩健的理論基礎。到底關於幼兒學習的理論與研究有哪些?怎樣才能真正幫助與尊重孩子的身心健康成長?幼教師的專業能力要如何養成?終極發現幼教環境背後的歷史背景與影響,應該用心去理解並積極主動去參與。慈心在不斷探索中,不變的是以本心真誠與孩子相對待,特別重視教師的語態,可確定的是孩子徜徉在大自然環境中,那可貴的點滴互動經驗是屬於台灣鄉下孩子歡喜自在的學習模式。

  探索前行中,我發現台灣幼教環境缺乏對人類的基礎認識,然而,為生命奠基的幼兒教育正需要由了解人類本質、明白社會脈動和重建家庭文化需求開始;惟有如此,當今有所覺知的幼教工作者才能逐步由孤寂、艱辛到漸見曙光,並能預見社會責任且意識提升,而孩子的本質和天賦才能得以獲得滋養、茁壯。渴望預見的是,幼兒環境中呈現的是孩子的歡笑、孩子的話語、是一切人、事、物、景與孩子互動下的感情──溫馨、自然、祥和、健康、平常。即便孩子互動之間的種種衝突,或老師們課程討論時的不同辯證,在在都充滿活力時,方可真實感受社會環境開墾契機的到來!因為這樣想望,當勇氣化為行動,便希冀一步步尋找更多孩子可信任的大人和幼教夥伴們,攜手相伴,守護親愛的台灣孩子健康成長。以一種帶心的行動---深度來了解孩子、維護健康社群的種子能開花結果!一步一腳印務實、堅定地前行,至今數十年,不曾間斷!回顧過去與展望未來,生命步履浮現的是下列議題的探索,以及相互維繫,我們有機且深入的連結他們:

1.快速變遷的家庭文化對幼兒教育的價值重建

2.幼兒教師專業養成的重要性

3.家校關係與親師關係對師生關係的影響

4.文化行動的教育工作者其角色的定義

5.對於有特殊學習需求與發展的孩子,幼教工作者應秉持相同的教育原則

6.符合孩子成長需求的課程規劃之重要性

7.明確訂定孩子的學習評量,檢視評量結果對孩子與家庭的益處

8.主動積極參與基本政策制定的前置作業及教育法規、教育資源的開創

9.人與境的教育觀,打造療癒人心的健康社群

10.以學校教育作為健康的社群種子,賦予學校教育新的社會圖像

幼教師的理想與實踐

  我相信,每位老師都有個人的生命質地與生命任務,每個班級在特定的時空中,師生共同展現的生命歷程、問題、想法與作法,是交織在師生存在本質的相遇結果,它存在於看得見、聽不到或聽得見、看不到的無形融合之中,非單純的教材教法可以詮釋。

  孩子遇見的是:「我的老師是怎樣的一個人?」,而不在於今天老師教了我什麼;理想與實踐是很切身的問題,沒有既定答案,我們在理想與實踐中找尋平衡。如同老師每天的教學活動,有其教學目標也有教材和教學方法,每時每刻我們都在經驗著意識或無意識下進行的理想與實踐。那什麼是幼教師的理想呢?或身為幼教師,你的理想是什麼?這個問題沒有誰可以給我們答案,是我們必須不斷省思,不斷往內在尋找生命意義的過程,不是外在規範可限定,可促成的事。過程中我們自問:為何我成為一個幼教的老師?我自己又如何看待幼教老師這個角色?真能做到自我檢視、以誠實的心面對來到眼前的事情及其背後的複雜性和意義價值?如何把持理想、學習務實的接納一切事務發生?

健康的教育提供健康的發展

  從健康生命的觀點來看待幼兒教育,幼兒需要身心靈健康的老師和父母,有健康的成人相伴養護幼兒的生命成長,是一件極重要的事。0~7歲的幼兒「模仿」是一種天賦能力,在未來成長階段無可取代,是幼兒逐漸長大進入成人世界的方法。健康的父母和老師可提供幼兒學習善用模仿本能的特質;成熟的成人態度,帶給孩子的愛與安全感是幼兒階段所有教養理論中不變的最高原則;再者,健康的成人具有實踐理想的意志力和平衡的情緒,也擁有明辨事理、獨立思考的能力,對幼小生命敏銳的感官會產生適當的保護,成為幼兒模仿的模範,並可提供幼兒與生俱來的靈性經驗,也是幫助幼兒發展為進入人世的道德感基礎。

  好的幼兒生活、教育方法及成長環境涵蓋著規律作息和次第分明的處事,重複性的節奏更為幼兒建立具有韻律感的、生命自在的基礎,因此老師必須將幼兒園環境布置成「家」的感覺,尊重遊戲的扮演角色,安排有創意、具想像力的自由空間和提供自然材質、具美感又安全的室內外環境的規劃設計。

如何面對當代的教育環境

  社會問題裡隱含著教育危機!幼教師面臨的不只是幼教師個人的問題,同時也是社會整體共同面對的重大危機。至今0~7歲的學前教育的重要性雖未真正顯題,但對於公部門應扮演引領全民教育的責任來說,百年來政府鼓勵民間私人興學,因而學前教育逐漸擴散、蓬勃發展到九貫教育政策的實施以及近日推行的非營利幼兒園,再到近年實驗教育的政策改變和法源的修訂,幼教工作者所屬機構團隊的接力貢獻在在有跡可循。

  弔詭的是,我們仍被侷限在基於不同年齡劃分而形成的狹隘工作圈。家庭與幼教機構、學校、老師與家長,無法跳脫眼界之侷限、事務權益之爭論,分割與斷裂的眼界,無法賦予學校新的、整體的社會圖像。實質上親師生都沒有多大的選擇餘地,僅能在各個不同場合表達抱怨,沒能真正看清問題所在,並促成更多良善的改變,反而必須無奈地接受教育環境中最顯而易見的似是而非的道理,這真是今日我們必須共同面對的處境,這是個人責任與斷裂結構使然的矛盾。

  另一個矛盾是關於我們面對科技的態度。一方面我們的恐懼及敬畏喚起了對大自然與浪漫文化的懷舊,一方面對科技的欽羨也使我們毫無反省的屈服於日常生活的科技影響,失去辨別能力。這些矛盾並存的現象也是人類共同的特性,如此這般似是而非並存的兩端,讓在現場與孩子工作的幼教師態度與公部門的政策也不斷地在兩端擺盪,這也是人心構成的對立,形成理智與浪漫相互激盪的結果,全都反映在幼教環境現實問題的矛盾中。

  若幼教工作者秉持著對兒童發展和生命開展的真諦,啟動內在勇氣的探究,我們就可以說,教育,就是人的教育,便是將人教導成「人之所以為人的樣態,是一種自由的精神存在之過程」。因此讓受教者--人,感受到內在自由,體驗到此事實存在、理念存在,亦是教育者其工作的核心。其餘的教育、教學工作、不外乎是環繞著這核心而開展的系統。幼兒教育在台灣依舊需要一段深耕開墾的過程,這過程便是文化的行動──人文化成。所以幼兒教育亦是文化的教育、創造的教育、藝術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