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習曲

文/ 7b & 幼兒園家長 林怡秀
  

在接獲幼兒園通知子晏可以入學的那一片刻,我在電話的這頭沈默的幾秒鐘,甚至有些說不出話來的哽咽,真是很奇怪的反應,我理應是內心雀躍或掩藏不住喜悅地大呼歐耶才是!

這幼兒園可不是想進就進的,每個家長都需填寫"落落長"的報名資料,並盡其所能的及早投遞報名表.去年我拖拖拉拉的終於在暑假完成填寫報名表交給學校後,戰戰競競地等候通知.

掛了電話,我奔向正在哼哼唱唱的子晏,緊緊地抱住她,就像想握住什麼似地,子晏對我突如其來的擁抱感到莫明,我向子晏分享了這個訊息,告訴她班導師會和我們約時間見面認識子晏和子晏的爸爸媽媽,還鋪陳了以後上學會坐交通車、在學校會遇見她共學的朋友們,雖然子晏早已想要像大哥哥大姐姐一樣上學校,但我還是描述了上學時的輪廓畫面,讓她有心理準備.

說也奇怪,子晏出生之後,我們就幾乎24小時形影不離,平常子晏相當的黏我,有時想稍微擁有自己的時間空間都有困難.待子晏稍大些,開始有一些固定的玩伴,我開始兼著一些"阿魯"(日語"阿魯拜豆"的簡稱,即工作的意思),這些工作包含小橋工作室、學校支持性教學課程、家長會訊、大宅院市集文宣…等(大多是志工性質).這些育兒工作之外的忙碌,往往佔據許多我陪伴子晏的時間,有時會有"若子晏早早去上學,可能會比跟在我身邊更好"的想法,想著想著,沒想到這一天就即將到來,我卻在這接獲訊息的瞬間感到不捨.

不捨孩子在上學前可以陪伴的短短幾年純真童稚的時光.孩子稚嫩的臉龐、無邪的眼神、小小的身體、純真的心靈 ,一顰一笑、撒嬌、賴皮、哭鬧……,轉眼間都將深深埋藏在記憶裡,這對一個已有12年資歷的媽來說,特別能體會.想到這兒,女兒離家求學、交男朋友、結婚嫁人,一幕幕出現在眼前……,我想在這個當下我已經在預習孩子的每個人生階段,等到每個階段發生的那個當下,我都已經準備好,鬆開緊握的小手,讓他/她展翅高飛!

祝福你,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