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的旅行

文/幼兒園教師 林鈺玟

在去年的教師會議中,教師團隊有了想去日本參訪華德福學校的想法,於是著手於訂機票、訂民宿、訂飯店、等工作,再加上瓊方老師努力的連繫與協助,讓我們在炎熱的夏天搭上不同的飛機前往日本大阪。經由飛機飛行2個多小時後,我們到達了關西機場,買好了這次需要用的票劵後,分成三路到達各自的民宿飯店,並開始了我們在日本6天的參訪加自由行。

第二天早上是到大阪くすのき園參訪的日子,因前一晚的興奮之情,讓我起床後,呈現著頭昏又有點痛的狀況。我們離開了民宿,從石津搭上阪堺電車前往我孫子道,當我們從阪堺電車下車後便默默的拿了手機開啟了導航,在導航的帶領下,我們經過了商店街,走入了寧靜的住宅區,在十幾分鐘的路程後來到了くすのき園。

由於我們比約定的時間早到了半小時,大家就在附近看看周圍環境,這時くすのき園的老師打開門,迎接我們進入她與孩子們的〝家〞。為什麼我說是家呢?因為一走進玄關,所感受到的是回到家中的寧靜、舒服且放鬆的氛圍。脫下鞋子,踏上走廊時,在牆壁上看見了孩子置物的掛鉤,每個孩子的掛勾旁邊都貼著一張小圖,可能是花、星星、動物……等。再往裡走是廚房與餐桌,廚房裡有另一位老師正忙碌的工作著,往右邊走抬頭看到的是木雕的氣窗,接著我們進入了孩子平日遊戲的地方,這時我腦海中聯想到這跟我平常看的日劇和動畫場景十分相似,其有著傳統日式建築的家,塌塌米的地板,一面採光很好的落地窗,一個小庭院,以及一座可能隨時都會有貓咪走過圍牆,感覺上是可以讓人度過一個慵懶午后的地方。我看著環境的佈置,如季節桌、娃娃家的擺設等、在娃娃家裡孩子都跟那些偶一起遊玩;然後廚房家和旁邊的一個小房間是孩子聽故事的地方,排好的椅子圍成圈,老師佈置的故事桌(蓋故事的絲布是白色微透明的,使得故事桌上的故事人物們若隱若現),小小的窗戶下有著老師的用心,就這樣我細細的看了一圈。

老師與我們分享著她是如何接觸華德福教育,他們如何安排一週孩子的課程、一日孩子的生活作息、節慶活動,及在現今的環境下他們所面臨到的問題,如托育時間的問題。現在很多家庭的媽媽必須出門工作,所以常常要把托育的時間拉長,由原本的半天改為整天。此外還有小學銜接的問題,有些孩子從華德福幼兒園畢業後可能就必須回到體制內去就讀小學,只有一些是可以全家從大阪搬至京都京田邊,讓孩子就讀京田邊的華德福小學,因此銜接問題也讓老師們很煩惱。之後老師說了一個很讓人難過的消息,她說前不久大阪有一家已辦學十多年的華德福幼兒園,在今年因招生困難只能把學校收起來。這也讓我們問了一個在台灣同樣很嚴峻的問題,即是在日本的家長甚至是政府對於華德福教育的接受度及想法。老師說他們知道還是有一些人像他們一樣默默在為日本華德福教育努力著,但政府方面想法比較保守,所以目前的現況其實不太樂觀,還需要更多的努力與合作。

接著老師帶著我們體驗他們的手指謠、小遊戲與晨圈。在晨圈方面,老師分享著是一首關於洗衣服、曬衣服的歌曲,我發現他們的晨圈內容十分注重日常生活,而我們比較多是季節性或是故事性的歌曲,反而在日常生活上的歌曲是比較少的,這也是我們能夠學習的部分。

最後老師們與我們分享他們星期五時孩子所吃的點心,是一道很簡單的點心,會由大班的孩子將蘋果切片,然後放入老師已準備好的豆漿裡。我們也分享著我們的感謝歌以及目前華德福教育在台灣的狀況,然後帶著收穫滿滿的感謝之心離開了くすのき園。

第四天早上參訪的學校是在京都京田邊的なないろの木こどもえん,由於我們住在大阪,因此當天6點便起床快速吃完早餐,一群人在時間緊迫下搭上了南海電車到難波站換奈良線的近鐵,再轉京都線。之後我們到達了新田邊站,又再一次的從背包中拿出了手機開啟了導航,在導航的帶領下我們步行了十幾分鐘來到寧靜的住宅區,我們看見了なないろの木こどもえん,因為又比預定的時間提前半小時到達,大家又在附近看看,這時老師來了,我們在小庭院裡準備進入なないろの木こどもえん,就這時我看見了一株迷迭香,開著紫色的花,讓我有些驚訝,在學校我們種的迷迭香從來沒有開過花(因為氣候緯度的關係台灣的迷迭香是不會開花的)。接著我們走進了教室,這是一間和大阪園所有不一樣感覺的教室,一樣的在玄關我們脫下鞋子,往前走是孩子遊戲的地方,右邊是廚房,左邊有一部份用布圍了起來,那是老師準備課程的地方,我們就在左邊的另一空間圍起圓圈坐下,在牆上則有著孩子置物的掛鉤,每個掛勾旁邊也掛著一張張小圖,如動物、植物……等。

老師分享著她是在什麼樣的狀況下接觸華德福教育並來到這裡工作,這間園所剛開始也是為了就讀京田邊的華德福小學的弟弟、妹妹們所成立,剛開始他們向社區借了這一個活動中心,然後經由家長們與老師的努力之下整理了這間活動中心,並把它變成教室。而京田邊華德福小學和慈心有著相似的生命歷程。老師也分享了他們的節慶、一日的作息,及一星期藝術活動的安排。日本的七曜日原本就保留跟行星之間的連結,老師在安排藝術活動也回應著行星帶來的影響,如:星期一(月曜日)安排的是烘焙做麵包。星期二(火曜日)火星是孩子的勞動日,星期三(水曜日)安排優律詩美課程,星期四(木曜日)安排手工,星期五(金曜日)安排蜜蠟或溼水彩。這也讓我思考我又是如何思考活動的安排與周間的關係呢?

分享完課程經驗後,我們參觀著教室裡的環境,因為參訪時是孩子們的暑假時間,所以教室內的東西都先集中在一區,在那一小區裡我看見了木碗、木湯匙及娃娃。我看見的是沒有多加被修飾或是很完美的娃娃。就是以簡單的方法而完成的娃娃。其實我的內心有感受到一些衝擊,在來參訪前,我對於日本華德福學校的手工娃娃上是有許多的期待,也可能是我自己的刻版印象,在台灣我們在書局裡買的手作類的書大都是由日本翻譯過來的,我也很常在日本的網站上搜尋一些手作上的資料,所以在看到這些娃娃時,讓我感覺到我是否在作娃娃的過程中太要求完美,像製作娃娃的頭時常會要求在脖子上不可以有皺摺……等,有時做了一些做工精細、做法複雜看起還很美好的娃娃,但卻不一定是孩子所需要的。最後便以珍重快樂的心情結束了なないろの木こどもえん的參訪。

回台灣後我想了很多,也很感謝有這樣的參訪經驗,如果沒有這次的參訪,可能我還是習慣承襲著過往所學到的事物,這並不是不好,只是讓自己思考的空間變少,也比較不會有進步的空間。學習並不難,但如何讓學到的東西真正的變成自己的,這才是我必須去努力和思考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