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劇故事的力量

文/幼兒園教師 李雅玲

  日月星辰、四季變化,宇宙有其運行的規則,所有大自然運行都是重覆地進行著。人類的生活若能依著大自然的規律而生活,自然在身心靈各方面都能平衡健康。在華德福幼兒園一天節奏的安排裏,也是以一呼一吸的方式轉換,孩子們領會這樣的重覆就好像是自然地呼吸般。透過每天、每週或每年重覆的經驗,不只對孩子的身體是健康的,也會強化孩子的心。

  同樣地,「偶劇故事」也安排在一天規律的生活節奏中,孩子會在固定時間重覆聽著同樣的故事(通常是3週)。在故事的一開始通常會透過一些簡單的預備活動,幫助孩子進入故事的氛圍,慈心幼兒園種子班進行的方式如下:

★手指謠讓孩子沉靜下來(這是爸爸工作的手;這是媽媽打棒針的手;這 是哥哥在疊積木的手;這是姊姊在讀書的手;這是我準備好要乖乖聽故事的手)
★彈奏五音里拉琴LYE
★邀請孩子點上蠟燭
★邀請孩子一起掀開(覆蓋在故事台上的絲布)蓋布,當絲布如彩虹般升起的那一刻,孩子也將從現實的世界慢慢進入故事的王國,一個想像的世界裏。 (唱:來說故事,來說故事,請大家靜靜地聽)

  孩子們一邊用耳朵仔細聆聽老師以溫和客觀、富有感情的語調所說的故事;一邊用眼睛看著老師以專注神情、輕柔動作移動戲偶,透過每天固定而不斷的重覆,幫助孩子進入故事的世界裏,充分發揮其想像力去聆聽故事。故事結束時,只是輕輕將絲布蓋上;再次彈奏五音里拉琴LYER並用滅燭器熄燭火,没有歡呼、没有掌聲,不希望引起孩子的自我意識,而是讓故事本身自然而然的活在孩子的心裡,滋養著他們內在生命的成長。

  每回有進班的實習老師身歷其境之後,都會被這樣寧靜的故事氛圍深深感動(當然也包括一開始的我),也終於能理解一群幼小的孩子們為何可以安靜坐著聆聽故事,而不會騷動或吵鬧,但心中不免也會留下一些疑惑,例如:為什麼故事結束後不和孩子做討論?為什麼老師說故事的語調没有高低起伏,而是很平淡?…等,我深信一個故事中的某段情節或某個角色,會呼應或滿足到某個孩子的內心,藉此獲得療癒,而不同孩子所觸動到的部份也不一定相同。如果大人過份戲劇化,刻意去強化或突顯某一情節或角色,那都會是大人透過自身的經驗選擇要強調或忽略的故事情節,我們的目的是要透過故事的力量來滋養他們,不是要去嚇唬、刺激或改變孩子,所以要做的就是只是將故事盡可能完整的傳遞給孩子,藉由豐富的想像力孩子自然會獲得他們真實所需要的。

  多年來為孩子演出偶劇故事的經驗,除了會依四季節令選擇符應的故事外,也會呼應班上孩子內在的需求,尋找或編寫出適合演出偶劇的故事內容,但最重要的還是老師自身對於故事裡所蘊藏的意涵能否有所感受,老師需要時間選擇合適的故事並且對故事有深度的理解,從而在內在產生對故事的圖像,孩子們自然也會跟著一起進入到故事裡。正如非洲小說家本.奧克瑞所說:「故事…是有生命的,它真實的生命始於它開始活在你心中的那一刻」。

  有些偶劇故事再隔年後,我會再一次地帶給班上的孩子,但針對不一樣孩子的樣貌,有時會再度修改故事部份內容;或自己當下由然而生的靈感,會用不同的呈現方式和孩子分享故事。雖然孩子是透過不斷重覆獲得安定的學習、成長,總還是要不時提醒自己要能意識到每個孩子的需求,不能一成不變,一套標準的公式在進行,有所醒覺之後,再以行動進行改變。

  為了故事裡面蘊藏的智慧、力量,所以大多數的故事多是以「很久、很久以前」開始;為了幫助幼小孩子健康成長,最好的方式就是為他們提供保護,所以不論故事情節是簡單還是複雜,結局一定都是美好而充滿希望的。具療癒性的故事的情節多半是主角會遇到某些困難或障礙,必須通過一再的考驗(通常是三次),而途中總會有貴人相助,或許是小矮人、白兔、或白鳥…,使主角得以穿越重重難關,最後享有更好的生活、幸福,如白雪公主、七隻小羊….。正如每天的生活都要面對再真實不過的困難,透過想像力可以將這些困難以其它形式轉換,並為真實的生活帶來勇氣的種子。

故事中融入歌謠,不斷重復的旋律可以營造出故事所需要的氛圍和張力,而通常讓孩子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往往也是歌謠。如「蝸牛與南瓜」,故事緩慢而簡單,不斷重覆的歌謠配合說故事老師的手緩緩移動貝殼的姿態,表現出一隻蝸牛慢慢走的形象,幫助孩子去留意自己的行動(是如何移動的),如本.奧克瑞所說:讓故事以一種「看不見的方式」默默發揮作用。


蝸牛與南瓜

唱:慢慢地 慢慢地 喔! 蝸牛慢慢爬 慢慢爬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隻小蝸牛,她每天都會背著房子去外面看看這個廣濶的世界。她總是一步一步慢慢地往前爬,從來都不著急。
有一天小蝸牛又出門要去看看這個廣濶的世界,她在草地上一邊慢慢地爬一邊快樂的唱著歌。
唱:慢慢地 慢慢地 喔! 蝸牛慢慢爬 慢慢爬
不久,她看到了一顆南瓜,這是一顆很大很大的南瓜,小蝸牛停下來說:我從來都沒有看過這麼大顆的南瓜,
她決定她要爬上這一顆南瓜的頂上,去看看這個廣濶的世界,於是她又開始一步一步慢慢地往前爬。
唱:慢慢地 慢慢地 喔! 蝸牛慢慢爬 慢慢爬
終於,她爬上了南瓜頂上,她看到了這個廣濶的世界
有微微的涼風,清澈的小溪、五顏六色的花兒、飛舞的蝴蝶、歌唱的小鳥
小蝸牛就一直坐在南瓜頂上欣賞這美好的一切事物,直到黃昏
小蝸牛聽到了媽媽的呼喊聲,她才依依不捨地從南瓜的另一邊往下爬。
唱:慢慢地 慢慢地 喔! 蝸牛慢慢爬 慢慢爬
小蝸牛一步一步慢慢地往上爬,一點都不著急,她一邊慢慢地爬一邊快樂的唱著歌。
唱:慢慢地 慢慢地 喔! 蝸牛慢慢爬 慢慢爬
終於她回到了家。這時候媽媽已經在門口等著她了,小蝸牛告訴媽媽,她今天所看到一
切美好的事情,她決定明天還要再爬上南瓜頂上看看這個廣濶的世界。

改編自:Healiing Stories for Challenging Behaviour。Susan Perrow。

  對偶劇故事的場景,除了使用預先佈置的故事桌外;也會將故事所需的道具放入提籃內,並於故事開場的歌聲中(童話裏的母親啊!您銀白雙手帶領我,銀色船攜我出航,靜靜地攜我出航,童話裏的母親啊!帶我到您的懷抱),直接在孩子面前的地板上完成故事的佈置。運用自然的素材,如素色手染布、故事偶、植物、原木塊....等,簡單表現故事裡的場景,不需要太過具像或精緻的呈現細節,透過想像力,孩子會在自己的心中產生連結。

  關於故事偶的運用其實是多元的,除了常用的人偶、動物偶外,其他如小木頭、貝殼、木匙、石頭、種子、小布塊..等自然素材,也都可能成為故事中的角色,無形中孩子的想像力也從中得到許多的開展。記得有一回我在述說偶劇「星星蘋果」,選擇用了各式小木頭來呈現裏面的各個角色,特別引起班上男孩子的共鳴,除了在室內自由遊戲時間可以觀察到他們選擇教室裡的小木頭,熱衷地模仿故事的演出,幾天後我也得到幾位家長的回饋,這些孩子在家中收集瓶瓶罐罐的素材,樂此不彼重覆的演著這個故事,真的讓他們是既感動又驚喜;在我述說偶劇「小女孩和豬」的故事中,我試著利用了各種大小的木湯匙來詮釋裏面的各個角色,並用了我的全身當成佈景,同樣也讓孩子感到驚奇,很快地廚房裏的湯匙不再只是扮家家酒用的工具,也成為他們可以演偶劇的素材;同樣地各種形式的種子也不再只是煮飯的食材,也可以是故事中的某一個角色…。我們期待孩子去經驗到各種「想像力」的可能性,而不是「唯一」、「絶對」或被「設限」的。

  關於故事偶的素材,真的是可以充滿「想像力」的。我利用二塊素色正方形棉布(邊長約20公分)和手指動作講述的「小男孩和小女孩」偶劇故事,尤其吸引孩子,用小綿布抓住其中一個角,打個結做成的打結娃娃,就成為故事中的主角,老師一邊說著故事一邊用小棉布完成二個「打結娃娃」,並開始進入故事的情境中…。


小男孩和小女孩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小男孩和一位小女孩,他們每天一大早起床,都會手牽著手一起到樹林裏去散步。
唱: 手牽手一起走,手牽手一起走,到樹林裏去散步。
没有多久一隻小鳥(手指動作)飛過來。
唱:金色陽光,微風輕吹,鳥兒吱吱喳喳在歌唱,我和你、你和我,我們都是好朋友。
小鳥向小男孩和小女孩打招呼,小男孩和小女孩也向小鳥打招呼,然後小鳥就又飛走了。
小男孩和小女孩又繼續的往前走,來到了一片大草原,這時一隻小白免(手指動作)蹦蹦跳跳的跑過來。
唱:金色陽光,微風輕吹,白免蹦蹦跳跳在玩耍,我和你、你和我,我們都是好朋友。
小白免向小男孩和小女孩打招呼,小男孩和小女孩也向小白免打招呼,然後他們就一起在草原上快樂地玩耍,
過一會兒小白免又蹦蹦跳跳的跑回家了。
小男孩和小女孩又繼續的往前走,來到了一條溪流邊,這時一隻小魚兒(手指動作)慢慢游過來。
唱:金色陽光,微風輕吹,魚兒水裏在悠遊,我和你、你和我,我們都是好朋友。
小魚兒向小男孩和小女孩打招呼,小男孩和小女孩也向小魚兒打招呼,然後小男孩和小女孩就在溪流邊看著小魚兒在游水,小魚兒游啊游、游啊游,又慢慢地游回去了。
最後小男孩和小女孩玩累了,就坐在一塊大石頭邊休息,直到傍晚該回家了,小男孩和小女孩又手牽著手慢慢地走回家去。
唱: 手牽手一起走,手牽手一起走,回到溫暖的家裏。
回到家以後和小男孩和小女孩又像這樣子,安安穏穏地睡著了。
唱:慢慢地 慢慢地 喔! 蝸牛慢慢爬 慢慢爬

改編自:Majorie在慈心幼兒園分享的故事。

  故事終了,孩子們一而再的在自由遊戲時間裡重覆模仿著老師的動作,拎著素色的小布塊,做出一個又一個簡單的打結娃娃,這樣經由自己雙手所變出的故事偶,總會看到他們滿足的笑容和成就感。

  即使一個故事已經結束許久,不時還是有孩子會在自由遊戲時,憶起心中某個沉睡的故事,再一次重覆演著住在心裏的那個故事,就像是一粒種子,播種在孩子的心田裏,有一天它會自己發芽、生長,滋養到孩子的心靈,相信即使過了很久很久,在孩子長大了以後,他們也還會記得故事內容,不會完全忘記,而故事內容曾經帶給他的力量,也會一直在他的心裡持續著。